第2095章私下开小灶

陈季夜看了眼外边,“不学习冲浪了?”

“反正我要在你这里玩儿十天半个月,有的是时间学。”

十天半个月,这个时间取悦了陈季夜。

他心情好了许多。

于是让酒儿先出门,他换上泳裤,带着放水眼镜就出门了。

他还为酒儿带了个土粉色的护目镜。

酒儿嫌弃的皱眉,“谁挑的,颜色这么丑。”

陈季夜看着手中的粉色护目镜,丑吗?他觉得很好看啊。

“小哥哥,难道是你给我买的?”

陈季夜:“不是,我半路捡的。”

酒儿看了眼那个标签,“可是还没撕标签啊。”

陈季夜一把将标签拽了,“这次撕了。”

酒儿看着不好意思的小哥哥,他为自己带上了护目镜。

酒儿看着酷帅的小哥哥,她笑容藏不住。

“小哥哥,你过来我对你说个悄悄话。”

陈季夜:“这里没人,你可以大声说。”

既然他都让自己大声说了,那酒儿这个小喇叭就发功了,“小哥哥,我爱你。”

天地间,海面上,船舱中。

陈季夜的耳中,脑海,心中,都是酒儿的那句话。

“小哥哥,我爱你。”

陈季夜目光深邃的看着轻易就说出情话的女孩子,黑色的眼镜下挡住了他炙热的目光。

陈季夜只给她回了一个嗯,接着抱着她下海了。

“哇,好凉。”

酒儿又黏去了陈季夜身上。

不一会儿,适应了海水中的温度。

酒儿就是海中的鱼儿,撒起了欢,管不住的四处乱游。

陈季夜得寸步不离的跟着她。

天地宽阔,此刻,世间仿佛只有二人。

古代浪漫,来自泛舟湖上。

今夕烂漫,乘船海中央。

累了,抱着人肉小哥哥休息。

然后继续海中洒脱。

和暗恋之人相处是愉快的。

当然,也有人不愉快。

“星慕,你每次见我都不能和我说点其他的,不要总是教我学习,我头都大了。”谭倾城不喜欢和云星慕约会了。

云星慕看着她这次的期末试卷,“谭倾城我问问你,白居易什么时候给你写的《黄鹤楼》?”

“宋代?”

云星慕死盯着她。

“明朝?”

云星慕放下她的试卷,手捏成了拳头。

“那肯定不是清朝啊。”

云星慕咬牙,“你怎么不说战国时期呢?”

“哦~原来白居易是战国时期的人啊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