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啊!住手啊!”大祭司失声惊呼,“有话好好说!”

然而小二并未理会他,重剑呼的拍在小庄身上。

小庄正疲于应付其余士兵的围攻,伤势严重,没有能及时注意到从天而降的廉亲王,被一刀拍中后脖。

当场便失去知觉,倒在地上。

就连幼儿也吓一跳,不过下一刻,她便看清楚,小二拍人用的是刀背。

只是把小庄打昏过去。

“怎么了?”浅儿也感受到气氛的凝固,忙问。

下面人太多,周围都是火把,刺眼至极,她完全分辨不清了。

幼儿的声音带了笑意,贴心的拍拍姐姐的手安慰她:“别担心,为了不让庄将军继续挨打,小二把他打昏过去了。”

“他,伤得很重吧。”浅儿问完,不等幼儿回答,又自言自语,“必定很重了,否则怎么让大祭司眼红心疼。”

幼儿点头:“没错,庄将军越惨,大祭司才越心疼,才相信我们是真的敢杀他的。接下来么,便是跟大祭司谈判的时候了。”

浅儿问:“你带二驸马来了吗?”

“没有。”幼儿轻轻哼了声,“在你眼里,我跟小二两个人加起来,也没水奕君那家伙一个人聪明呗?这样的场合必须他来才行?我偏不带他来,也能把事情解决了!”

她话音刚落,水奕君坐在一匹小白马背上来了,甚至还抬起头跟浅儿打招呼。

“大公主殿下,看见您身体安康,真是太好了。”

“是,多谢二驸马关心。”

幼儿:“……”

浅儿挪逾她:“二驸马那匹小白马好生眼熟哦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