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开始这个工作人员真的以为张翰不是坏人,毕竟长相极品的帅哥都会给人一种好感。

谁知道下一秒张翰就一把撕毁了这幅秋日图还踩在了脚下,他拿着angel的亲手签名递到工作人员面前,指了指,点名要angel。

工作人员简直被这一些列的操作给弄懵了,磕磕巴巴道,“angel是一个神秘的画家兼服装设计师,我们…我们只见过她的作品,都没有见过她的人,更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…”

是吗?

张翰用舌尖顶了一下右腮,然后发出了一声讥笑,画家?服装设计师?

啧啧。

五年不见,她过得还真好。

张翰垂着俊美的眼睑看着手里的这个angel签名,他没什么艺术细胞,也懒得去欣赏这些阳春白雪的东西,他跟陆婳不同,陆婳是从这幅秋日图里认出了林不染,而他,是一眼看到了这个签名!

她的字,他怎么可能忘记?

五年前,她设下美人计让他和父亲反目,当时她留了一样东西给他,除了她和他父亲在酒店大床上的拥吻照,还有她的亲笔字,她说不要太想我!

当时,他直接吐了一口鲜血。

想到当年的过往,张翰的眼梢里已经染上了一层戾气,他狰狞的扭了扭脖子,有些嗜血的冲动。

他浑身的血液在这么一刻全部被点燃了,它们在疯狂着,咆哮着。

“将这家画展给封了,里面的人员全部抓起来,放出消息,就说angel的画出了问题。”张翰淡淡的命令道。

“老大,你的意思是?”

张翰漫不经心的将angel的名牌折叠了放在了自己的裤兜里,“今晚我不回去了,我就坐在这里,等人来。”

“老大,这个angel装什么神秘,不如让手下们去查一查,然后将她抓过来!”

张翰勾了一下薄唇,“我说了多少遍了,你们不是流氓,收敛一点,千万不要将我的小白兔给吓跑了,好戏才刚刚开始,我要慢慢的玩。”

……

林不染跟着任栋回到了别墅里,任栋下厨,做了美味可口的三菜一汤。

“老婆,吃饭了。”任栋将碗和筷子放在了餐桌上。

林不染放下了设计图稿走进餐厅,“哇,好香啊。”

“香就多吃点。”

凭心而论,任栋绝对是一个完美的男人,他今年三十多岁,成熟英俊,自己办了一家建筑公司,在界内十分有名气,才华又多金,因为受过高等教育他的性格温润体贴,绝对是个钻石王老五。

任栋还是一个完美的丈夫,他十分有情调,注重生活品味,他能将林不染照顾的很好很好,厨艺更是一绝,家里的厨房都被他给承包了。

林不染吃了一碗饭放下了筷子,“今晚我来洗碗吧。”

任栋从后面抱住了林不染,“老婆,放下碗,让我来,你先上楼洗澡,将自己洗香喷喷的。”

林不染勾唇,“你想干什么?”

“你说我想干什么?”

两个人开始嬉戏打闹,笑声不断。

这时一串悠扬的手机铃声响起了,林不染来电话了。

“我去接个电话。”林不染推了推任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