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不染被呛到了,她微微拧眉。

这时张翰又欺近了一点,两个人的脸几乎要碰上了,他勾着恶劣的笑意低声道,“你以什么身份命令我做事嗯?”

这么近的距离足以让她嗅到他身上的味道,那股馥郁的男人味,相当干烈,就像他这个狂野不羁的人,现在还染着浓郁的烟草味道,直接侵袭进她的感官。

林不染蜷了手指,忍着想要往后退的冲动,她想要离开这里,她想要离这个男人远远的。

但是,她没有动,纤柔的脊背挺直了,她安静的看着他,“那你想要怎样?”

张翰眯了一下眼,“我们在玩游戏,游戏规则只能我来定,如果你想在游戏里跟我谈条件,那必须拿出你谈条件的资本。”

“什么资本?”

张翰的目光落在她越发温婉美丽的小脸上,然后缓缓往下移,“五年不见,你这身材真是越来越好了。”

张翰抬手,修长的手指落在了她的衣扣上,想要解开。

林不染一把按住了他的手指,“换个方式。”

“林不染,你自己看一看,你全身上下除了这点身子够我馋的,还有哪一点我看得上?”说着张翰讥讽的勾唇,“你现在改名了,叫什么…angel,英文名,还挺洋气的,林不染,你不会天真的以为你现在真的是什么画家或者是服装设计师了吧?”

林不染始终没什么表情,她冷冷淡淡的看着张翰,轻声回了一句,“林不染也好,angel也罢,只是姓名不同,但都是我。”

张翰的眸色渐渐的深沉了下去,他承认五年的时光足以改变一个人,现在眼前的林不染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困顿挣扎,被他折辱的软弱女大学生了,她的心已经强大到无坚不摧。

不,她似乎又没有变,以前的她就是这样傲,这样韧。

“哦,那现在就让我来尝一尝你是不是还是那般可人,以前你在我身下…哭的可可怜了,梨花带雨,如果我弄狠了你还会尖叫,真是像罂粟一样让人上瘾呢…”张翰故意放缓了语调,边说边似笑非笑的欣赏着林不染脸上的表情变化。

林不染毫不回避的看着张翰,她微微勾了红唇,“原来翰王这么喜欢强爆和奸尸的感觉,我想…这大概是因为你从来没感受过鱼水之欢的美妙。”

张翰一滞。

“也对,我在翰王身下只能像尸体一样躺着,但是在别人那里就不同了,比如说…你的父亲…”

“你的父亲待我是极好的,虽然是我故意勾引他的,但是他说只要我开心,哪怕杀了你这个孽子都可以。”

“张翰,有时候我也觉得你挺可怜的,可怜的没人爱!”

张翰的脸色瞬间就变了,阴云密布,林不染的话无疑像刀子一样戳中了他心里的弱点和痛处。

啪。

张翰抬手就打了林不染一耳光。

林不染往后踉跄了两步,一下子就摔在了地上,右脸火辣辣的疼,口腔里一片腥甜,她被打出血了。

这时张翰走过来,单膝蹲地,他一把捏住了林不染的下颌,迫她抬头。

她右脸已经全肿了起来,那个巴掌印鲜红,看着触目惊心的,但这丝毫不能减轻他心里的怒气,这个女人同时跟父子两人上床,这笔账他还没有跟她算,她竟然还敢主动提起。

林不染虽然模样可怜,但是她毫不示弱,“张翰,有本事你就打死我吧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