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知道何寿说的心理准备是什么,可看着阿宝身上那些慢慢好像被风吹动的绒毛,心头也好像被拂动了。

却又好像这些绒毛在心底里打着结,揪得心烦。

朝何寿点了点头:“我知道了。你刚才探出阿宝有什么不对吗?”

何寿叹了口气,朝我苦笑一声,没有再说话。

只是手一挥,不知道从哪里搞出一件和他身上一样的黑金交加小型黑袍。

一边哄着阿宝,一边给他穿上:“这可是师伯蜕下来的壳做的铠甲呢!以后阿宝就不怕刀啊、剑啊什么的了,还可以……”

“变身!”何寿兴奋的大叫一声,居然还真的做了一个变身的手势。

这前后变脸,就是一抬手、一架胳膊之间,看得我为之绝倒!

阿宝毕竟是男孩子,立马兴奋了起来。

我看着何寿将那件黑金交加的外袍穿在阿宝身上,那些原本竖着的绒毛立马被压倒了。

心里明白,这件黑袍对外是铠甲,对内也是一种压制,阿宝这些绒毛不会扎破这件袍子出来扎伤人,或者是……吸血!

何寿准备很充分,还有帽子和小手套,连口罩都有两个。

他自己也戴一个,还给阿宝戴一个:“我们是面具铠甲勇士,变身!”

阿宝也跟着乐呵呵的笑,还和何寿一起做着古怪的姿势,然后朝我开心的道:“阿妈,看我变身!”

我看了何寿一眼,知道他这是特意哄阿宝开心的。

何寿这只缩头乌龟,嘴毒壳硬,但终究是心软。

嘴上说让我做好准备,可还不是一样一样的哄着阿宝!

眼前闪过水光,压抑着心头的闷疼,朝他们艰难而假的笑了笑:“你们变身打怪兽吧。”

却不敢再呆了,直接走出了房间。

外面,于家和白微,何辜何极他们已经和风升陵走了。

墨修坐在沙发上,边上放着一个行李箱,正是当初我出清水镇去巴山,他给我清理的那个。

这会他也朝我拍了拍行李箱:“你带来的东西,都在这里面了。”

我走过去,坐在墨修身边,慢慢伸手搂着他的腰,趴在他胸口,轻唤了一声:“墨修。”

无论他有没有法力,他终究是那个墨修。

会帮我收拾好行李,会帮我清点路上的吃食的墨修。

只是当我的手和脸贴在他外袍上,却也冷得让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

他不只是身体冷,连黑袍都开始变冷了啊。

“嗯。”墨修轻笑了一声,虚虚的拍了拍我的肩膀:“很冷吧?起来吧,我们也走吧吧,他们在那酒店会议室等你呢。”

他说的是等我,而不是等我们。

墨修因为失了法力,已然将自己从这些事情中脱离了出来。

我摇了摇头,趴在墨修胸口不想动。

墨修轻叹了口气,低声道:“接连熬了这么多天,你很累吧。”

他想伸手来搂着我,又怕冻着我,只是转过胳膊,虚抱着我,反手小心而轻轻的点了点我小腹。

语气有些怅然的道:“怀着孩子,知道了这么多事情,我失了法力,不能帮你。阿宝又成了这样,还有张含珠,龙灵,龙岐旭他们……”

墨修说着说着,突然来了一句:“何悦,对不起。”

我知道他为什么说“对不起”,趴在墨修胸口,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:“让我眯一会吧。”

怎么会不累,熬了这么多天,事情一件接一件。

身体累没什么,但是心更累。

就好像什么都麻木了,却又闷闷的生痛。

我趴在墨修胸口,感觉到那件黑袍微沁的凉意,似乎清醒了一些。

干脆双手圈着墨修的腰,安心的趴在他怀里。

屋内何寿还在和阿宝笑嘻嘻的吵闹,各种中二的口号,从那只万年玄龟嘴里喊出来,他居然半点都不觉得尴尬。

果然男人啊,至死都是少年,一百岁、一万岁、都能和几岁的玩到一块去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