谷小兰死过一次了,如果这次不弄掉她,也就是我死!

锁骨双蛇或许知道,言语的威胁,对我没用,只是不停地撕扯着血肉,我双手用不上劲,尼龙绳绑在腰间都没力气打结。

绳子长,我干脆咬着绳头,正好还可以忍忍痛。

谷小兰似乎并没有什么战斗力,又或是大仇得报,她也无所谓了,任由我将她赤身裸体地拉下床,她只是哈哈的大笑。

那些围困秦米婆的毒蛇朝我涌过,撕咬着我的腿。

秦米婆刚要动,那些毒蛇却又昂首过去对着秦米婆。

她一急,就是咳,连话都说不过来。

我看了她一眼,耷拉着两条胳膊,任由锁骨血蛇撕咬着血肉,用身体拉着谷小兰就往楼下走。

魏家的鸡圈就在厕所旁边,白天我去偷看谷小兰洗澡的时候见过。

我一路拖着谷小兰下楼,出了一楼的大门,就见回龙村的方向,一道道的惊雷落下来。

夜空中,似乎有一条白蛇腾于半空中,去阻拦这些闪电。

“蛇娃要出世了,龙灵,你要死了。”谷小兰嘿嘿的大笑。

就算被倒绑拖着走,依旧好像大仇得报一样:“你又何必拒绝蛇棺,献祭蛇棺,可让你大仇得报,也可以让你心想事成。你看我,现在不是挺好,他们怎么对我,我就怎么对他们……哈哈!”

我看了回龙村的方向一眼,蛇娃出世,哪能这么容易,免不得要遭天打雷劈的,怪不得龙霞早早地叫了柳龙霆过去帮她。

扭头看了谷小兰一眼,我拖着她转过屋头,直接到了鸡圈外。

魏婆子家的鸡今天杀了不少,不过也因为忙,鸡窝里的蛋根本没捡出来。

胳膊上血蛇嘶吼得越发大声,我强忍着痛,颤抖着手,从鸡窝里掏出两个鸡蛋,扭头看着谷小兰。

她脸上的笑意似乎凝结了,朝我摇了摇头,然后猛地张开嘴,伸出那条如同蛇信一般的长舌,朝我卷来。

远处一道巨大的闪电从夜空中落下,除了惊雷声,还有什么痛苦的嘶吼声。

我扭头看了一眼,刺眼的白光中,好像有什么落了下去。

柳龙霆受制于蛇棺,这会怕是在帮龙霞挡雷吧。

这被击下的应该就是他了……

低头看了一眼手腕上的黑蛇玉镯,映着闪电,黝黑沉静。

却一动不动!

浮千原本是要在回龙村被毁的那天死去的,可现在还活着。

龙霞生了蛇娃,就能取代浮千那诡异的身份,怕是浮千也得死。

墨修这会肯定在照料她吧,要不然不会走得那么急。

谷小兰张嘴朝我凶狠地嘶吼着,声音和肩膀上的血蛇交汇在一块,听上去让我心烦。

我心中对谷小兰的那点同情,瞬间被冲毁,一脚踩着谷小兰的脸,手紧握着鸡蛋。

秦米婆只说用鸡蛋,也没说怎么办。

远处又是一道巨大的闪电落下,刺眼而发白,我借电光打量着谷小兰的身体,白皙美好,还带着青春的气息。

远处似乎有着什么大叫,我捏着鸡蛋,忍着血蛇锁骨的痛,反手强行塞进了谷小兰的体内。

她痛苦地叫了一声,那条分叉的蛇信缠卷着我的腿。

那条舌头上似乎有着倒刺,刮过我的脚踝,痛得我差点没踩稳。

可随着那枚鸡蛋入体,回龙村的方向好像传来了怒吼的声音,跟着一道闪电朝着这边落下来。

不过并没有击打在我身上,而是打在一边的屋檐上,几片琉璃瓦哗的一下就碎落了下来。

肩膀上的血蛇似乎已然发怒,原本只是半昂着蛇头,这会却慢慢将蛇身拉出来,一点点地缠卷着我的脖子。

蛇嘴吐的不再是人言,而是“嘶嘶”的蛇语,似乎带着咒骂声。

我脖子被一点点勒紧不说,血蛇一点点从肉里慢慢拉出来,扯着筋骨,痛得好像要虚脱。

踩在脚下的谷小兰突然又开始“哈哈”大笑了,双眼的瞳孔和蛇眸一样地收缩着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