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修伤心,我是知道的,可我没想到他这洞府居然也不是什么安逸的地方。

转眼看着柳龙霆,他好像失去了原先的意气风发,脸色惨白得好像浮着一层白纸。

见我转眼看着他,慢慢松开卷着我的蛇尾,苦笑道:“放心,蛇君怎么会有事,他现在厉害着呢。”

他说着,将一件白袍递给我:“先穿上吧。”

我这才发现,自己衣衫不整,后背因为熔岩灼烧,直接被墨修割开了,小腹的衣服也被龙灵划开了。

幸好穿的是问天宗的道袍,对襟有好几根系带,只是跟手术一样,露着伤口。

如果穿着直筒的,上衣怕是直接就滑落了。

我和柳龙霆倒是也没什么好客气的,接过来直接披上,看着洞府的门:“怎么回事?”

柳龙霆软趴趴的靠着一棵小树苗,直接变成了一条胳膊粗细的白蛇:“上次浮千用你的血,闯了进去,进入了阴阳潭。”

“墨修因为急着去救你和阿宝,虽然没有杀了浮千,却也拿到了沉天斧,估计动了封印的法阵吧。”柳龙霆说着居然还张着嘴,重重地喘着气。

现在才入秋,并不是很冷,可柳龙霆一张嘴,全是森森的寒气。

我将他那件外袍系好,沉眼看着他:“你受伤了。”

“嗯。”柳龙霆这会是条蛇,吐着蛇信发出嘶嘶的声音:“昨晚被你师父打伤的。”

我愣了一会,才想起,他说的师父可能是阿问。

不过想想也是,昨晚一团混战,龙灵自己虽然厉害,可也算得上孤家寡人,除了双头蛇,能驱使的,估计也就对她死心塌地的柳龙霆了。

只是我没想到,阿问居然能打伤柳龙霆。

而且墨修还将他带到这里来了?

看样子是从阿问那里,把柳龙霆给赎回来!

沉眼看着他:“我用自己和蛇胎为饵,将龙灵打入了熔岩中间。那你现在不想杀了我?”

柳龙霆却只是扭了扭蛇头,看了我一眼:“你不是龙灵,她也不是。”

“龙灵只不过是个名字罢了。她已经死了,就算复活,也不再是那个龙灵。”柳龙霆好像已经看透了。

慢慢地盘着蛇身,在那棵树根下:“墨修不杀我,也还算念着当年旧情。”

我看着他如雪如霜的蛇身,不由地想到了一节黑一节白的蛇镯。

那枚镯子,是墨修给我的那枚黑玉镯,和柳龙霆给的那条水晶蛇融合而成的。

只是现在这蛇镯,好像已经不受控制了。

那阴阳潭里由食荧虫交集而成的,到底是个什么鬼?

“你制成的那条水晶蛇,是哪来的?”我想了想,还是蹲下来,看着柳龙霆:“就是上次,你以为我要逃离出镇子,送给我的那个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柳龙霆蛇眸里有什么收缩了一下,蛇身盘缠得更紧了:“那是取了我一截蛇骨制成的,墨修的是用他的本命鳞制成的。”

我听着目光沉了沉:“你为什么要制成一条蛇形?怎么就成了蛇镯了……”

可还没等我问完,就听到墨修沉声道:“何悦!”我一转身,就见墨修带着一身水汽出来:“怎么还没走?”

他目光微沉,看着我身上披着的白袍,一把将我拉起来,伸手一扯,就将那袭白袍扯下,往柳龙霆身上一丢:“你记得本君说过的话。”

可等墨修回首,见我身上的衣服,目光一沉,身子一转,将我搂在怀里。

扯开外袍,直接抱住我:“伸手。”

我还愣着,有点奇怪地往旁边伸了伸手。

墨修却喉咙咕噜作响,一把扯过我的手,左右交叉,往他袖子里一伸。

两人如同紧贴着的人偶一般,前胸相伏,四臂相贴。

我一时有点哑然,这是打算把我当“袋鼠”一直裹在身上?

可跟着墨修似乎只是转转一转身,他就灵活地从外袍中脱身而出。

伸手就帮我系着外袍的衣带,不过看着背后的伤,好像顿了一下,却还是轻轻地将外袍拢住。

朝柳龙霆道:“龙灵既然已经被压在回龙村下,你想继续守着她就守着,不想守着她就找到地方好好疗伤吧。”

“呵呵。”柳龙霆的蛇身钻进白袍里,暗暗地化成人形,直接就穿着那袭白袍,站在我们面前。

“墨修,一切才开始。”柳龙霆脸上带着淡淡的忧色,盯着我小腹:“蛇棺,你,我,龙灵,何悦,熔天,还有阴阳潭下面的那个……,都在同一个时候醒了。”

柳龙霆说到这里,似乎有些担心:“上次龙浮千献祭蛇棺,最终是我守着她这么些年,才保龙家血脉不绝。这次如果再出事,何悦有蛇胎在腹,落得的下场慢是比浮千要惨上许多。”

我再次听到柳龙霆提及当年浮千的事情,不由地扭头朝他看去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