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自有办法困住风老,你帮我将人救到墨修洞府就行了。”我朝阿问笑了笑。

后退了一步,对着阿问一揖首,学着墨修的语气,轻笑:“有劳了!”

阿问也跟着后退一步,也一揖还礼道:“应该的。”

我抬眼看着他,两人相对而笑。

他却从袖口掏出一袋果脯递给我:“你一直没吃东西,这个就拿着开胃提神吧。其他的我帮不上你什么,这救救镇上居民,还是可以的。”

“对付风老他们,就看你自己了。”阿问将那装果脯的袋子塞我手里。

双目轻阖,沉声道:“从我心底,如果没有全镇居民的性命,其实还是很认同风老的做法的。”

明明是性命攸关的大事,在阿问这里,似乎就和那天在这楼上,我吐了后,给我一袋果脯一样。

不过他说的也是实话,就像我逃出去那晚,他想杀了我和阿宝,一了百了一样。

现在风老想将整个清水镇这些东西都灭了,其实也没什么大错。

就像我当初一直不明白,为什么墨修和柳龙霆不直接杀了浮千这个祸害一样。

在风老他们眼里,墨修和蛇棺,以及我和蛇胎,祸害或许比浮千在我眼里重多了。

现在这么好的机会,不乘我们都重伤灭了我们,怕再等机会就不只是再待轮回这么简单了。

我接过果脯袋子,双刀藏在掌心,看着窗口外面死气沉沉,泛着腥臭的暗红河水。

沉笑道:“人是不是都信奉,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。所以就算墨修为了苍生,可以放弃自己的性命,风老明明很尊敬墨修,却还是想杀他?”

“阿问,你说这里面,有没有我爸妈的手笔?”我转过眼。

看着阿问:“他们留着那口困龙井,留着我、复活龙灵,制了邪棺,将墨修和蛇棺困在这清水镇,是不是也打算将墨修困死在这里?”

我并不是想怀疑我爸妈,可现在这些东西全部都跟他们有关系,让我不得不这么想。

邪棺定住蛇棺,让墨修和我,以及黑戾都不能出镇,这点我可以理解。

可为什么要复活龙灵?

为什么明知困龙井钉住了那条龙脉,却不修复,还让秦米婆背负了升龙棺?

他们将我留给墨修,是真的为了我好?

还是把我当成人质,抵押给了墨修。

那十八年,如珍如宝的将我捧在手心里,无论是刘诗怡、肖星烨还是外人看着,都嫉妒的爱护,当真是对我的爱吗?

我突然有点不敢往深里想,怕自己因为最近的事情,一下子钻了牛角尖。

阿问站在一边,沉声道:“父母之爱子,则为之计深远。龙岐旭是龙家现任家主,你妈更是……”

他说到这里,轻呼了一口气,转眼看着我道:“既然你是清水镇唯一龙家人,这责任就该你来承担了。”

我呵呵地冷笑了一声,从袋子里掏出一颗盐津梅子。

可能是熬夜太久了,感官麻木,我并没有感觉到上次那么咸。

朝阿问苦笑了一下,转眼看着何辜:“借几张神行符用一下。”

何辜身上的符纸都没了,忙从静室的暗格里抽了一把递给我:“你自己小心。”

我朝何辜笑了笑,翻看了一眼,掏出两张再要贴。

“何悦。”何辜却突然开口叫住我。

我诧异的挑眼看着他。

何辜眼睛眨了又眨,最后只是看着我道:“为了阿宝和你肚子里的孩子,好好活着。阿宝还在九峰山等你,你不在,他睡醒了,总会哭的。”

想到阿宝睡醒那哭叽叽的样子,我摇头失笑,不由地扭头看了一眼肖星烨。

阿宝在等我啊?

可我怕是很难再去九峰山了,也不希望他再回来。

我摸了摸自己的眉心,突然有点明白,墨修为什么不希望我回来了。

在九峰山碌碌无为,荒度此生,也比到清水镇来,没日没夜地熬着好。

“嗯。”我轻嗯了一声,转眼看着肖星烨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