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修从蛇窟看到了那些蛇纹,急着回来,想打开蛇棺也是可以理解的。

毕竟在柳龙霆的记忆里,那蛇棺里,葬的就是“墨修”和“龙灵”。

只是刚才那个和墨修很像的东西既然出来了,就证明里面怕是还有其他的“墨修”。

“你关不上了,对不对?”我听着外面“唆唆”的游动声,还有着什么“嘿嘿”的怪笑,以及各种各样的声音。

不时还有东西飞快地从洞门口闪过,似乎想往里钻,却因为什么术法给拦住了,进不来。

怕是除了这间房,外面整个洞府,都是这些东西的狂欢。

“肖星烨开车回来,应该没有这么快。我爸妈应该还在清水镇,你怎么不叫他们一起帮忙,才打开蛇棺。至少这样的话,不会失控。你也……”我说着说着,自己却也感觉好笑。

墨修对蛇棺这么重视,又关系到他的身世,怎么可能让我爸妈看着开。

只有何寿才会在安慰我的时候,跟我说什么“女婿”“岳父岳母”这种关系。

在现实社会中,因为财产什么的,翁婿都会反目。

更何悦是蛇棺这种能超越生死的存在。

墨修怕是不会这么轻易地让我爸妈知道其中的奥秘。

自嘲讽轻笑了笑,心头微微的发酸,后头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了。

直接离开吧,又感觉有点像是生气,落荒而逃……

一直飘在这里吧,走阴又不能太久。

正纠结着,却听到墨修沉沉的道:“我怕里面有东西关系到你我,早开早好。至少知道里面是什么,心里也安定一些。”

他说到这里,手在袖子里搓了搓,却没根本没有说蛇棺里面是什么。

也没有解释,刚才那个跟他很像的东西,到底是什么!

我大概能理解墨修的想法,蛇棺就像是一个魔盒。

知道怎么开后,心里那种躁动就压不住了。

就算墨修犹豫着不开,可万一开了后,有好处呢?

或者是在他犹豫的时候,出了什么事,开了蛇棺能解决呢?

确实,迟开不如早开。

我轻“嗯”了一声,想问墨修里面是什么,可见墨修那个样子,明明已经说到开了,却又只字不提。

明显是不打算说了。

低咳了一声:“你忙吗?”

“还好。”墨修看了一眼洞门口,脸色绷得跟刚才那个东西一样:“有事?”

我努力不让自己去想洞门外乱窜东西,将那避水符的事情说了。

又特意将自己的疑惑点明:“我体内这道阴魂,如果是龙灵母亲的话,那好像所有的事情都能解释得过去了。”

“所以我进入蛇窟,在那个时间循环里,看到的是自己和你……”我努力让自己不被情绪左右。

“不是。”墨修却直接打断,朝我道:“这事你别想了,我现在跟你去巴山。”

“那外面那些……”我指了指外面,苦笑道:“我没想到会这样,如果你实在走不开的话,我回去再画一道符就可以了。”

“他们在这洞府里出不去,不碍事。”墨修直接走过来。

我沉眼看着他,想着去巴山,墨修定然是用那个“瞬移”的术法,怎么也该带上我吧。

可墨修拢在袖子里的手,却似乎揪得更紧了,只是沉眼看着我。

他眼中好像有什么转了一下,我就感觉自己飞快地坠落。

跟着猛然惊醒,一睁眼,墨修就已经在我身前了,正抬头看着摩天岭上越聚越多的水。

这会水又更多了,我们就好像站在一片随时可以落下的水域下面。

旁边除了何寿,谷见明和于心鹤都不下面了,肯定是去摩天岭上面帮忙了。

“怎么去那么久?”何寿忙将抵在我眉心的手指收回。

用力甩了甩:“我手都麻了。你们神魂相联,你去直接就见到他了,快点回来不行吗?还搞这么久!”

我想到直接过去,看到的那个东西。

低咳了一声,起身朝墨修道:“这避水符的事情,有劳蛇君了。”

墨修轻嗯了一声:“这避水符确实太过强大了些,你跟我一起上摩天岭吧。”

“要我再画符吗?”我努力不让自己的情绪外露,轻笑道:“我怕自己再失手。”

“不会了。”墨修沉眼看了看我。

那拢在袖子里的手,好像又紧了紧,这才十分艰难地伸出来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