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修估计也没料到风升陵会追过来,冷哼一声道:“风家当真是阴魂不散啊。”

他好像理都不想理,拉着我往前走了一段距离,找了一块平坦的河岸。

牵着我跨到一块露出的大石头上,然后蹲下来,让我试着将手放进水里。

“神念和自信是一样的,首先你要自己相信,你就是巴山巫神,这样神念才会聚起。”墨修握着我手腕,将指尖浸在哗哗流动的水中。

朝我沉声道:“就跟你当初在地洞一念诛神时一样,想着河虾在你手边游动。”

我看着哗哗涌动的河水冲过指尖,想着那清澈透明的河水里,一只只河虾弹着虾尾,在水中游动。

念头慢慢沉下来,或许是看着那水浪久了,眼前似乎有些花,水中当真慢慢的出现了河虾。

“对,就这样,慢慢将神念扩散开,想着这整条河的虾成群的来了。”墨修轻扶着我的肩膀,免得我掉了下去。

可能是在水中泡久了,我感觉指尖有些发胀,在水中弹动了两下,然后慢慢闭眼。

脑中正努力的想着,河虾顺水而来……

就听到空中突然又是“砰”的一声响。

风升陵的声音再次响起:“风家长老风升陵,携回龙村私生子肖星烨,前来拜访巴山巫神。请谷家迎客!”

这次声音更大,惊得山林中的鸟哗的一下就展翅飞了起来。

我听到水“哗哗”的几声响,原本围绕在我指尖的河虾,似乎也受了惊吓,虾尾一弹就又潜入了石缝中。

而随着风升陵这一声沉喝后,一道彩虹……

不,也不能说是彩虹,一道闪着华光异彩的流光,从远处直接射入巴山。

聚于巴山空中,久久不散,引得鸟雀都朝那边飞去。

“这是风家的表记?”我盯着空中那道流光,轻笑道:“是彩虹吗?他抓了肖星烨?”

要不然怎么可能当着人家的面,称人家“私生子”,明显肖星烨是被强迫带来的。

墨修却只是沉声道:“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风家的来源吗?”

这个墨修特意恶补过,春皇庖牺,就是伏羲,其母华胥,感蛇而有孕。

所以墨修似乎强调过,人族兴盛有蛇族之功。

这会那道流光好像在空中变幻着颜色,还当真挺好看的,宛如一条飘荡着的彩带。

墨修看着那道流光,冷声道:“风家不愿承认你母亲那地底一脉的存在,认为西服是青虹绕神母而有孕。”

“所以风家的表记也是一道华光异彩,虚无其用的流光了。”墨修声音带着无奈。

沉声道:“这些事情,说起来,和我也没多大关系。不过是就是母系转男权,连同着那些上古的神族,都要降位。”

我听着有些愣,墨修似乎每次说到这个,隐隐的都有些气愤。

忙低咳一声:“那接还是不接?还有肖星烨呢?”

抛去龙家血脉,肖星烨也帮过我一些忙,总不能不管他的生死吧?

风升陵可不是来见我的,绝对是来见墨修的。

墨修到了巴山没有再回去,清水镇有蛇棺,有灭世之兆,他怕是沉不住气了。

“接。”墨修沉应一声。

接过我手中的篮子,看了看:“这点虾够了。”

我看着在篮子里活蹦乱跳的河虾,不由的一头雾水。

难道用这虾来招待风升陵?

墨修却搂着我,直接一步跨回了摩天岭。

这会摩天岭下,倒是聚了很多谷家子弟,都背着弓箭,严阵待发的样子。

何寿端着碗,不知道在吃什么,边吃边看着空中盘旋的流光笑,明显是在看热闹。

见我们回来,忙招手道:“何悦,快,你也换一套,跟他们一块去迎客吧。风升陵来了啊,你也让他掉那瀑布下面去,淹死他。”

这些谷家子弟,虽说没有人统领,可该做什么,却井然有序。

想着现在谷家连个能和我说话的都没有了,似乎只能一起去了。

正准备去房间换一声衣服,墨修却将那半篮子河虾朝何寿晃了晃:“怎么样?多吧?”

“真新鲜。”何寿差点直接将脑袋钻进去了。

墨修却将篮子一转:“你们来的时候,是谷逢春和谷见明迎的吧?”

何寿忙然的点了点头,眼睛却还是盯着那些河虾:“你们怎么抓到这么多河虾的,不会是用术法电的吧?”

“何悦现在是谷家巫神兼家主,怎么可能去迎一个长老。大师兄,你去吧。”墨修将篮子里的河虾晃了晃:“这半篮虾给你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