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天之内,接连被墨修瞪了两次,我感觉也挺无奈的。

但想想墨修,确实也该心烦吧。

他见到了那位本体留下来的神识,本身就很难过,何寿他们还老是要内涵、刺激他。

灰尘洒落中,用餐的山洞里,问天宗众人的目光都沉默的在我和墨修身上打着转。

没有半点动静的情况下,石桌石凳为什么瞬间化为齑粉,是谁出的手,再明白不过了。

何寿还要再说什么,何极拂尘一甩,卷着他的脖子,就将他朝外拉。

何辜有些担心的看着我,却被阿欢扯了一把,也默默的退了出去。

阿问更甚至看着风望舒,沉声道:“今晚月光弯如刀,风少主与我一块走走,谈谈这月转轮回之术如何?”

阿问看上去再怎么像个普通的青年,可终究是问天宗的宗主,去风城的时候,能与风羲这个家主商谈。

在当年那场他们不愿谈及的变故中,能得我身体里那位灭寻木的存在顾及,无论是修为,还是出身,应该都不会低。

他说谈月转轮回之术,其实就是点拨风望舒,她怎么会不答应。

阿问,这是在想尽办法帮我清场子,让我和墨修有机会单独谈谈。

果然原本靠着石壁的风望舒,看了看墨修,眼波如同那身裙子一样,光彩流转。

衡量之下,还是朝阿问道:“好啊,能得问天宗的宗主指点,实为望舒之幸。”

阿问摇头苦笑:“风少主,能得望舒之名,皎洁如月,这转轮术已有小成,说不定是风少主指点我呢。”

两人互相客套的吹捧着走了出去,石洞里,就只剩我和墨修,以及紧搂着我脖子的阿宝了。

墨修任由这些人慢慢的走出去,却只是紧紧的盯着我,那张脸上的表情,沉冷得好像画了引水符,随时都会滴下水来。

连我怀里的阿宝都感觉紧张,抱着我脖子的手紧了紧,小脸紧贴在我身上,不敢发出半点声音。

我拍了拍阿宝的身体,看着地上的齑粉,沉吸了口气,才有勇气抬眼看着墨修道:“何寿他们就是有些护短,没有恶意。我会和他们说一下的,不会让他们再烦你的。”

墨修盯着我的瞳孔收缩得更厉害了,那件已然变得完整的黑袍好像被揪得紧了紧。

山洞里不知道为什么,突然有着寒风刮过,石壁下的潭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结冰。

“阿妈。”阿宝感觉到冷,往我怀里凑了凑,委屈的将我搂得更紧。

我知道墨修在生气,而且是气到快要失控的这种,要不然也不会让洞里的水结冰了。

忙将阿宝往怀里搂了搂,我实在不知道该和墨修说什么了。

只得艰难的朝他笑了笑:“你先休息一下,我把阿宝哄睡,时间紧迫,今晚我们就再入蛇窟,也方便你早点……”

可话还没说完,就见一直稳坐着一动不动的墨修,突然就朝我扑了过来。

我抱着阿宝本能的想避开,可哪是盛怒之下的墨修对手,不过眨眼间,就感觉怀里一空。

墨修用那条黑布卷着阿宝,往洞外一扔,拉着我一步就跨了出去。

我只听到阿宝“哇”的哭喊了一声“阿妈”,那余音还在耳中,我就已经在了摩天岭上了。

墨修紧扣着我的手,将我压那根祭祀的石柱上,依旧是那样死死的盯着我,双眼好像夹着火光,恨不得引来天火,直接将我烧成灰!

我和他同时靠着石柱,柱身上雕着的那些蛇,瞬间醒转,盘缠在石柱上,吐着蛇信,嘶嘶的作响。

万蛇嘶鸣中,夹着我和墨修重重的喘息声,两人的呼吸都有些急促。

墨修双眼好像都憋得发绿,胸膛起伏不定,明显压着情绪,不得发泄。

我自己的心砰砰的直跳,却不知道在紧张什么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