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不知道墨修这异样的情绪是因为什么,难道他带风望舒到了巴山,不是有事要谈?

怪不得刚才风望舒在那边,开心的跑了,就是来这里了吧。

既然墨修抢了风家的蛇纹典籍,风望舒说了,没有她,墨修也打不开。

他能又将风望舒接进巴山,肯定也是发现了这一点。

他为了风家这个蛇纹典籍,都直接开抢了,难道现在抢回来了,我还不准他想办法解开?

现在我给他创造机会,他还瞪我?

可他的神色太沉重,我和他之间,隔着很多人,很多东西,而且那些人可能都死了,连个问处都没有,这才是最烦的。

所以在没有理清的时候,我不想再跟他单独相处了。

至少得让我想办法理清楚那种情绪,弄清楚我身体这些混乱的记忆是怎么回事,也弄清楚我到底是什么……

这么一想,我感觉自己就是在走墨修的路子。

他在找自己的身世,我这也相当于找身世了。

找回自己,才敢做其他的。

果然,无论是人是蛇,终究还是要认清自己啊!

任由墨修瞪着,我只是朝阿问说着:“师父留下来看着何辜他们吧,我和大师兄去捞虾。”

何寿似乎生怕我和墨修起什么冲突,没等我和阿问打好招呼,拉着我,居然直接就要用术法走。

可刚一动,我们眼前就是黑影一闪,墨修居然拦在了何寿和我的前面,身体正好挡住了我和何寿的去路。

我想到他受了伤,而且终究是我对不起他,朝旁边侧了一步。

并且朝他轻声道:“墨修,等我理清楚了这些事情,再你和解释。”

无论是当初白木棺中的龙灵出现,还是蛇棺初开,墨修态度也是不明朗的。

我也并没有一直追问,现在希望他能给我点时间……

“何家主客气了。”墨修却只是冷冷的盯着我,神色居然有些疏离。

只是转眼看着洞边的风望舒:“望舒不是想见见,在巴山,神念是怎么回事吗?正好何家主要去捞虾捕鱼,一起去吧。”

望舒……

他叫得倒是亲切啊!

我心头发着酸,却还是强撑着笑,不让自己看上去太过狼狈。

“不是……”何寿梗长着脖子还要说什么。

我忙拉着何寿后退了一步,抬眼看着墨修。

他这次是真的生气了,边看都不想再看我,只是沉沉的看着风望舒。

风望舒自然是知道气氛有些不对的,眨了眨眼,还在犹豫。

“一起去吧。”我沉吸了口气,朝风望舒笑了笑道:“正好我也有一些风家的事情要请教你。”

身前墨修的身体似乎僵了一下,带着嘲讽的呵笑了一声。

风望舒却笑嘻嘻的道:“既然何家主开口了,那我就去看看巴山巫神的神念吧。不过风家的事情啊,我不一定能全说,反正你问的话,能告诉你的,我都告诉你。”

这话说得实在,而且坦诚。

当真和她名字一样,皎洁明亮。

风家秘密自然是多的,能说的估计也就这些。

“那是当然的,请吧!”我往何寿身边退了退,朝风望舒虚引了下手,示意她走前面。

风望舒呵呵的笑,裙摆流光异彩的闪动,赤足依旧没有落地,步步离地一寸,踏空而行,走到墨修身边和他对视一眼,两人直接并肩往前走去。

“啪!”何寿见他们走了,对着我拉着他衣袖的手背重重的就是一下:“松开。”

我被他拍得手背火辣辣的发麻,低头一看,何寿的衣袖被我揪得皱巴巴的像咸菜一样。

忙低咳了一声,松了手,帮何寿将皱得不像样的衣袖扯清:“走吧,大师兄。”

“你傻啊!现在什么情况还装大度!”何寿盯着我扯着的衣袖,抬手又要来拍我手背。

前面的墨修似乎扭头看了一眼,何寿立马将手缩了回去。

瞪了我一眼道:“你就作吧,把墨修作没了,看你以后拿什么保命。”

“你上次还和何极师兄说没墨修,问天宗也能护着我呢。”我苦笑着用力将他衣袖一扯,虽说不是很清,但至少那些褶子没有了。

墨修和风望舒还在前面等着,我直接扯着何寿的衣袖,慢慢朝前走。

“我去拿篮子!”何寿却硬生生的将衣袖从我掌心扯了回去,咬牙盯着我:“你先去,我等会再来找你们。”

哇擦,这家伙连八封都不卦了,居然要缩头躲起来,明明是他提议去捞虾的啊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