牟总盯着我小腹的样子,就好像恨不得立马扑过来。

墨修握着我的手,沉眼看着牟总。

牟总好像醒悟了过来,朝我们摆手道:“喝茶,喝茶!”

肖星烨知道墨修这会受了伤,似乎怕牟总当真出手,忙低咳了一声,岔开话题。

又借着秦米婆得肺结核,问了一堆保健品的事情。

不过明显牟总也没心思再说了,只是让秦米婆跟钱酒鬼一块去听课,出去走走也好。

从头到尾,他都没有钱酒鬼说得多。

但牟总看着我的目光,总让我感觉不舒服,墨修就拉着我侧了侧身,用身体挡着我。

最后肖星烨借口太晚了,我们这才走。

整个基地,除了牟总,根本就没有其他人。

“这太岁是商业机密,你们可别说出去,牟总都不给别人看的。”钱酒鬼在我们离开的时候,还跟我们讲这个。

依旧是肖星烨骑摩托车载着钱酒鬼,我骑电动车带着墨修。

“那个牟总有恃无恐。”墨修跟来时一样,双手抱着我的腰,沉声道:“钱酒鬼这样的活尸怕不只一具,都受他控制。”

“他们吃太岁肉,借的就是那些太岁的寿。一旦失去控制,怕他们还是想吃这种肉。”墨修顾忌我的感受,所以还是用“太岁”代替。

我知道墨修的意思,就像阿宝,秦米婆为了防止它沾生血,在它认我为母后,天天鸡汤养着,又拿骨头给他磨牙,又哄他吃糯米粑粑,将他天性中的那点嗜血性子压下去。

钱酒鬼他们吃了“太岁肉”,怕也会上瘾,我们现在不知道有多少这样的活尸,一旦失控,怕会乱咬人。

“回龙村的人是护棺的吗?”我想到这里,扭头看着墨修:“不让蛇棺像牟总这具邪棺一样乱来?”

“不是。”墨修搂着我腰的胳膊紧了紧,对着我耳朵道:“护棺的是柳龙霆,龙家人的来源没人知道,但跟龙灵是同族。”

他正说着,我电动车突然轰轰了两下,跟着似乎没电了一样,怎么也动不了。

我试着扭动油门,可依旧没动。

“没电了。”我只得熄火,将脚撑着地面,想示意墨修下来。

可脚一落下去,就感觉有什么慢慢地缠住了我的小腿,锁骨也开始隐隐作痛。

墨修搂着我,沉声道:“他追上来了。”

肖星烨摩托车快,这会只能看到弯曲的山路上,他的摩托车灯飞快地闪过,没一会儿就消失到了山路转角处。

那个缠住小腿的东西还在慢慢上爬,我摸出剃刀正要拿出来,墨修却摁住了我的手。

跟着他一挥手,一道闪电直接朝着我脚下轰去。

电光划过夜空,只见整个马路上,都是一些如同树根一样东西,织着密集的网,又飞快地蠕动。

所有树根的来源,似乎就是一团极大的“太岁”。

闪电一落下,那个“太岁”似乎缩了一下,跟着所有的树根就瞬间扎到地下去了,半点痕迹都没留下,连那个“太岁”都不见了。

墨修抱着我,沉声道:“车子暂时不要管了,先回去。这里地下,怕是很多这样的东西。”

他搂着我,脚尖一点,直接弃车而去。

我只感觉夜风习习,被墨修搂在怀里,一时有点疑惑:不是说受伤了,不能变化吗?怎么这一下子就好了?

不过他速度快,没一会儿就到了秦米婆家。

我们到家,秦米婆不在一楼,居然在二楼。

墨修带我上去,就见阿宝在看着动画片,学着里面“啊啊”地说话,还不时地摆手。

见我回来,伸着手,憨憨地道:“抱抱。”

我走过去正要抱他,墨修却先一步过去,直接将阿宝拎了起来,放在沙发上:“是大孩子了,不能乱抱。”

阿宝有点委屈地瘪了瘪嘴,但墨修看了他一眼,又不敢了,只得默默地去看动画了。

我见墨修坐在那里没动,也不知道他这伤是好了呢,还是没好,但还是倒了碗泉水给他。

自己也喝了一碗,确实清甜,但也没感觉什么“饮龙”的作用。

喝过水,这才将太岁和牟总的事情,跟秦米婆说了。

只是说到墨修提及我怀孕后的反应,我有点不解地道:“牟总是不是知道我们?”

不过想想也是,八具邪棺是相连的,所以李倩那具淫邪之棺拉过的尸体,会到那具水蚯蚓的邪棺里去。

我这“光头”标志性太强,认不出来也难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