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着阿问一声“灭”字起,所有石桩涌动的金光,似乎瞬间闪烁,刺得眼睛生痛。

我心中的求生的本能,突然涌起无尽的恨意。

头顶的黑发如同潮水一般地朝着四周涌去,双手将阿宝紧紧地抱在怀里,任由眼前全是涌动的黑发。

发隙之间,灼热的金光闪过,依旧灼得我眼睛生痛,所有的黑发好像被炭火灼着。

空中有着什么一道道的炸裂开来,尖悦的断发之痛夹着灼烧感传来。

“师尊!”何极在阵法外,恳求的大叫:“放她回去吧!”

金光越发的灼热,就一瞬间变得了白色,我眼前一闪,好像整个人都置身于火炉之中。

只得紧抱着阿宝,或许这样也好,被阿问直接灭掉,总比便宜了龙灵的好。

相对于墨修的处理方法,我反倒更喜欢阿问的。

低头亲了亲阿宝:“不怕。”

就可在白光一闪而过的时候,却又瞬间一暗,跟着黑发似乎卷住了什么。

阿问沉喝一声:“放肆!”

我感觉到黑发卷住的人,忙收了起来,可已经晚了。

只见涌动的黑发间,慢慢地露出了一身道袍的何辜,他腿上的神行符还没有取下来,后背被我的黑发卷住,变得干瘪,胸前却因为那九灵锁魂阵法的金光灼伤,变得焦黑。

这会却半侧着身子,扭头看着我:“没事吧?”

我抱着阿宝,不解地看着他。

何辜却朝我艰难地笑了笑,双腿一软,跪在地上,对着阿问沉声道:“师尊,苍生何辜,她们也是苍生啊!”

我没想到,因为一句“苍生何辜”,他会替我挡这下致命的一击。

“小师弟。”何极连忙从石桩中跃进来,伸手想扶起何辜:“先让师尊给你治疗。”

何辜却只是匍匐在地上,沉声道:“师尊,是弟子无能,当初陪天眼神算下山,并没有按师尊所说的,斩断她与蛇君的孽缘。是弟子的错,方才造就了蛇胎入了她腹中。”

“师尊,苍生何辜,弟子愿意,以弟子的性命,换她一次机会。师尊!”何辜抬头看着阿问。

沉声道:“师尊说过,我此生所有的劫难都在这一行之中,如若渡过此劫,日后大道得行,弟子愿意以毕身修为……”

“何辜!”阿问沉眼看着他,转眼看了看我和阿宝。

我朝阿问摇了摇头,抱着阿宝往后退了退:“你先治他,我不跑。”

他看着我,就是怕我跑吧。

阿问轻轻一跃,到何辜身前,低声道:“你可知道,你是你们九问中间,根基最好的,可这性子……”

“师尊,弟子此生别无他求了。”何辜趴在地上,可手掌却微微后行,朝我摆了摆手,示意我快跑。

我抱着阿宝,看着他被黑发吸得干瘪的后背,苦笑道:“你先让你师父帮你疗伤吧。”

问天宗的丹药似乎不错,刚才那道金光闪过,虽说是“诛邪”的,何辜体负玄阳正气,不会像我和阿宝一样被伤得重,可也不好受。

听到被我点破,阿问冷哼一声。

却并不理会何辜,而是沉眼看着我身侧的黑发:“我有一个办法,可以控制住你体内的黑戾,也能让蛇棺暂时失去对你的控制,但你日夜必受磨骨锥心之痛,你愿意试一试吗?”

“我还有得选吗?”我看着阿问,苦笑道:“你刚才也没打算真的杀了我,对吗?”

阿问只是轻笑,从怀中掏出一根桃木钉,朝我道:“还是当初的老办法。”

“师尊!”何辜瞬间后背僵直,扭头看着我,朝我打着眼色,手指跟着轻轻一晃。

那两道取下来的神行符,居然受他所控,直接贴到了我腿上,拉着我就朝前跑。

不过我见他眼色一动,就涌动黑发,直接将神行符揭了下来,并没有任由何辜将我送走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