柳龙霆送我出来,又施术法将那半层楼封住。

肖星烨似乎从哪里急急地赶过来,见到我,愣了一下。

有点不好意思的道:“我想问蛇君来着,可他当时是条蛇,又在忙,不好说话。”

“见到了。”我朝肖星烨笑了笑,挥了挥手道:“你们忙吧,我先回去了。”

那条双头蛇从房间里窜了出来,在地上“唆唆”的游动着,你一言、我一语地问肖星烨。

一左一右拉着肖星烨就往房间里去,这个问奶茶点了没,那个问小蛋糕是不是让人家少放糖。

我这才发现,所有的楼梯和地板都刷洗得这么干净,估计就是为了这条双头蛇和龙灵出来爬动。

脚踩在这好像一层不染的地板上,我连下楼梯的时候,似乎都好像有点脚软,怕自己一不小心就踩脏了这特意刷洗过的地板。

到了外面,我扶起电动车,柳龙霆沉眼看着我:“何必呢。”

“确认一下也好吗,万一他真的是被你们要挟的呢。”我朝柳龙霆轻笑。

拍了拍他的肩膀道:“没有怀疑你的意思,只是怕你见到龙灵,就会没了原则。毕竟这么多年没见了,怕你们认错,分不出真假。”

龙灵一出来,墨修只不过是一眼,就好像确认了她就是真的!

“你见到她没有感觉,因为你体内占了她的阴魂。所以你见到浮千,没有恐惧感,见到她也没有想要下跪的膜拜感。”柳龙霆沉眼看着我。

轻声道:“无论是我和肖星烨,还是普通人见到她,就会生出膜拜的崇敬感。”

“看到浮千有多恐惧,看到她,就有多崇敬。只要有这点在,就不会认错。你明白吗?”柳龙霆沉眼看着我,轻声道:“你代她怀着蛇胎,不会有事的。先回去吧!”

柳龙霆的意思很明白,他们不会认错龙灵。

那是一种让他们一见,就产生出崇敬和膜拜的圣洁感。

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,我这个蛇胎,也是代她怀的。

我费尽全力,也只不过是朝柳龙霆挤出一个笑,骑着电动车就急急地走了。

怕自己再留一会,就会控制不住。

原来都是我多担心了,墨修连蛇棺都能镇,怎么可能认错那个他心心念念不知道多少年的龙灵。

就算是临近大暑,夜风也吹得让人心凉,脸上似乎还不时有水珠朝后涌去。

我脑子里不知道想什么,却只是感觉到夜风太冷了。

到了秦米婆家,月亮都没了,秦米婆依旧坐在屋檐下搓着麻绳,见到我回来,沉声道:“要不要吃点东西?”

“不用。”我朝她笑了笑,将车子放了,直接进去洗漱了一下。

看了一眼阿宝,似乎睡得还挺熟的,就回房间了。

秦米婆家的房间其实不大,可这会却感觉空荡荡的。

我换了睡衣,伸手摸了摸小腹,已经硬硬的了,甚至在摸的时候,不知道是心理作用,还是真的……

隐约的感觉有什么顺着我手掌,慢慢地挪动。

就这样一下又一下地抚着小腹,我沉沉地睡了过去。

梦里似乎有人在唤我:“龙灵,龙灵。”

我最近很久都没有听到这个声音了,突然听到,还就算在梦里,也还有点奇怪。

不过这次并不是那种空灵而悠长的声音,似乎就在身边。

我一个激灵醒了过来,一扭头,就见浮千那张惨白的脸,趴在窗户口,沉笑地看着我:“你看,你也被抛弃了吧?”

没想到浮千居然出来了,我瞬间警醒,看着浮千,慢慢后退。

“你看,你比我还惨,我还有个名字。你呢?什么都没有了,家,父母,亲人……连名字都没有了。”浮千地头慢慢地从窗户里钻了进来。

她头上的黑发已经长出来了,身体依旧藏在黑湿的头发里。

“你怎么出来的?”我握着剃刀,沉眼看着浮千:“不是被钉了吗?”

“他们不会让我死。”浮千身体因为长期的囚禁,柔软得跟蛇一样。

左右转动,慢慢地昂进了房间,盯着我小腹道:“等你生下蛇胎,就会完全跟我一样了。”

浮千似乎很开心,身子慢慢昂起,呵呵的低笑:“这又是一个回龙村的开始。”

她好像半点都不怕我,还很开心地看着我:“为什么要替她生,我们自己生下来不好吗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