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着墨修的话,我只感觉一道道的雷好像击打到心头。

耳中却连雷声都听不见了,轰隆都是墨修说的那句话。

他真的要和风望舒成婚了……

不像上次表面答应联姻,却还是从风家回来,让我相信他,他回来向我求婚。

也不是柳龙霆半开玩笑,半带刺的探询我的态度。

而是真真切切的告诉我,他要和风望舒要成婚了!

没有什么计谋,也没有什么反转,就是这样平直的陈序着。

可他既然已经拿定了主意,又为什么还要问我?

恨与不恨,爱与不爱,对我而言已经不重要了。

所以,我真的不该再贪恋和他之间的情感。

我似乎被雷劈到了,通体麻麻的发着痛。

墨修慢慢松开了捂着我眼睛的手,沉眼看着我。

他身后乌云滚滚,一条条闪电如同绞索一般的劈在那根石柱上。

电流滋滋作响,那些蛇将随己缠得更紧了……

她身体不停的抽动着,缠紧的蛇团也不停的起起伏伏着。

我看着墨修一身衣服,张嘴想说什么,可耳边又都是轰隆的雷声。

明明感觉到嘴唇动了动,却根本没有听到自己的声音。

也不知道是没有发出声音,还是声音被雷声淹没了。

但墨修好像身子晃了一下,居然差点从摩天岭边缘栽了下去。

我忙伸手扯住他,将他拉回来。

他猛的挥手,那些电闪雷鸣都消失了。

“多谢。”墨修张嘴朝我道着谢。

可话一出口,就是一口鲜血涌了出来。

我愣了一下,努力想着自己刚才是不是说了什么。

可似乎那一瞬间失了神,说出的话,没有在脑中留下半点印象……

眼看墨修嘴角鲜血直涌,伸手拉着墨修,想给他擦下血。

爱恨皆成空,可过往依旧存在的。

如果不是墨修,或许我在清水镇就被拉入蛇棺,或是被谁杀了。

是墨修,护着、引导,才有了现在的我。

再退一万步,他依旧是我腹中孩子的父亲。

墨修却朝我挥了挥手,然后一步步走向被绑在石柱上的随己。

指尖轻动,划开他的小臂。

划口处,立马有着黑色的丝丝弹了起来。

正是源生之毒!

墨修伸手驱开缠着随己胳膊的蛇,指尖划开随己的胸膛。

那些黑丝立马全部涌进了随己体内。

随己看着这些东西,就算不知道是什么,可双眼依旧不停的跳动。

这次引源生之毒,居然这么容易?

上次我引出源生之毒,明明痛得虚脱了,可看墨修的样子,除了嘴角涌出血水,好像什么事都没有。

我盯着墨修,伸手摸了摸小腹。

墨修等源生之毒全部进入随己体内,那道伤口又愈合后,这才再次引着蛇将她缠住。

很随意的将嘴角的血擦掉:“这下你放心了吧,她不能出巴山,也被你绑在这石柱上不能动。你可以安心离开巴山了!”

源生之毒出入身体,都是很痛的。

随己原先就算被蛇群淹没,还是不时的抽动着,可这会整个人蜷缩靠着石柱,好像脱了力。

墨修却好像一点痛意都没有,连衣角都没有动一下。

可我知道他这是在强忍着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