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没想到墨修还知道,我是不想跟他同坐,才要转去毕方鸟。

墨修说完,摁着我的肩膀,让我坐好。

有些萧索的看了看旁边的何寿何辜一眼,直接黑影一闪,就消失了。

何寿这会驱着毕方在我旁边,看着墨修消失。

连原先乘坐毕方时,那乐呵的笑都消失了。

而是朝我道:“墨修走了?”

我轻嗯了一声:“他可以瞬移,没必要坐甪端。”

何寿轻叹了口气,指了指坐在毕方鸟上,枯瘦的何辜。

朝我沉声道:“何悦,你虽然不是在玄门中长大的,可你也该学过什么能量守恒之类的道理吧?”

“那不是道理。”我没想到何寿还知道这个。

转眼看着他道:“是定律。”

“不管是什么,这倒是真的。”何寿脸露出不耐烦的神色,不过估计和灌灌对骂多了。

有些疲惫,没有再暴躁的发脾气。

而是很低沉的道:“你看何辜可与人共享生机,可耗的都是他自己的精血。这样下去,他寿数可能会折。”

“墨修也是一样的,瞬移和乘坐甪端,消耗的精力肯定是不一样的。”何寿耐心的跟我讲解。

苦口婆心的道:“他伤还没痊愈,就接连发动瞬移,对他很不好。”

我沉眼看着何寿:“你这是转性了?帮他说话?”

转手拍了拍甪端:“汤谷有这么远吗?这么久都没到,这甪端也是最近用多了,飞行都慢了吗?”

刚才听墨修说了一大通,现在又要听何寿在这里说,我着实有点烦。

“汤谷当然远。”何寿朝我低喝了一声,驱着毕方在甪端旁边。

依旧絮絮叨叨的道:“何悦,如果你只是和墨修吵吵架,闹闹小情绪。身为师兄,我自然是帮着你的。”

何寿一边说,一边瞥眼看着我:“当初在巴山,我和何极还帮你揍墨修了呢!可现在情况不一样,你认为事情都解决了。可这才是真正暴风雨前的宁静,你怀着蛇胎,如若墨修法力还在下降,龙灵、龙岐旭、阿熵如果要对你做什么?除了墨修,谁能护得住你?”

何寿说得道理我都懂!

我转眼看着何寿,伸手拍了拍心口:“可这里不受我控制啊?”

何寿还想说什么,我摇头嗤笑:“你是问天何寿,虽然爱八卦,可从来没有动过情吧?”

我转眼看了看一边的何辜,朝何寿苦笑道:“如果是那只八尾妖狐在,他就会知道为什么了?”

情为何物,直教人生死相许。

可那是相爱的时候啊,不爱了,只会心灰意冷。

死灰怎么能复燃!

何寿还想说什么,可看着毕方鸟上的何辜睁开了眼。

怕再谈这个话题影响何辜,只得幽幽的叹了口气:“倒你也没必要这么避开他,好像连见都看他一眼都不想,这多不好啊。你利用他也行啊!或者报复他?”

我只是冷眼瞥着他:“你认为我有这么多精力吗?”

何寿只是幽幽的叹着气,低咳了一声道:“我刚才和阿问通过信了,小于家主确实被送入了问天宗。那里虽是避世之所,可龙岐旭那个老婆真的是……”

他说到这里,又小心的瞥了我一眼。

估计是顾忌我对他们夫妻特别的情感。

何寿复又转过话头:“地底一脉是在诸神之战后,躲避洪水,进入地底的。”

“他们这一脉,是上古神族与人族共通的后代,多少有些神力。龙夫人是圣女,你也见识过她在你身上留的幻术,到现在如果给清水镇那些人看,你依旧是她亲生女儿的模样。”龙岐旭说到这里。

沉叹了口气:“所以龙夫人假扮成于心鹤,将于古月引了出来。”

“可于古月不是轻眼看着于心鹤死了的吗?”我听到这里,突然感觉有些心寒。

“那小丫头不只个头长不大,心性也长不大,智商也一样。”何寿嗤笑一声,看着我道:“你见过龙岐旭化龙的双臂,知道是什么吗?”

他居然也提到这个,看样子这件事情,在玄门中也不算秘密。

我低嗯了一声。

“伴生蛇,与主相伴而生,俱荣俱损。”何寿声音复又变得沧桑。

低叹着气道:“千年前于古月被龙岐旭夺了伴生蛇,差点就死了,于古星带她逃离清水镇,为了救这个唯一的妹妹,于古星自己也够呛,要不然也不会和何欢成了好友。他也不会么早死。”

“所以这一伤,就伤了俩,他们空有操蛇之神于儿的血脉,却再也没有那种神力。”何寿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伸手抚着身下毕方鸟的羽毛,也有点沉默。

果然事世因果,都是有牵连的。

“那于心鹤为什么当初还和龙岐旭合作?”我想到于心鹤,眼睛有些发涩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