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水镇被封了,墨修休养需要水,除了阴阳潭,似乎就只有洗物池最合适了。

我看了看眼睛闪着泪水的风望舒,朝何寿冷呵了一声:“随你吧。”

现在总算看透了,利益牵连,反正墨修死是不能死的,摩天岭估计又要热闹起来了。

何寿也瞥了风望舒一眼,摇头苦笑道:“那就请风少主带蛇君去摩天岭吧。”

我直接纵身上了甪端,不管何寿有没有跟上来,驱着甪端就朝摩天岭去。

清水镇突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,他们估计还要断后,或者讨论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毕竟我也是一头雾水,不知道怎么的就变成这样了。

所以等我回到摩天岭的时候,阿问他们居然一个都没有回来,只有我一个人下了甪端,让它在摩天岭边吃点野果什么的。

何辜站在石室口看着我,见我没事,也没有说话,转身就进去了。

我身累,心累,也没和他打招呼,自顾的回了家主石室,趴在床上,倒头就睡。

确实是两眼一闭,立马就沉睡了过去。

等我醒来的时候,我发现自己侧着的头,连头发丝都没有动一下。

因为倒下去的时候,我感觉自己嘴角压着一缕头发,这会依旧还在嘴角。

睡醒后,我躺在床上,还是不想动。

依旧就着趴着的姿势,看着床单,什么都不想,就这样趴着。

怪的是,睡着的时候趴着不感觉累,醒着的时候,趴着没一会就感觉肩膀都麻了。

所以很多东西,真的是主观意识所造成的。

我终究没忍住,翻了个身,平躺在床上,手捂着小腹,看着洞顶发呆。

山中无岁月,我一觉睡得昏沉,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,现在外面是什么时候了也不知道。

只是捂着小腹,想着在清水镇,阿熵突然出现说的话。

听她话里的意思,蛇胎还是有出世的可能的。

但守着吞食蛇胎的食胎灵走了,就证明真的断了生机。

那我该怎么办?

不过转念一想,对于这里面的弯弯道道,我知道的连皮毛都不算,想也想不明白。

就像龙岐旭要抽于古月的神骨,墨修和阿熵交易杀龙岐旭,阿熵却又救他们……

这接连转变,我除了被叫着救了这个,救那个,压根都不知道为什么。

所以干脆不想了,身上还有着蛇血,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染着血,凝结着很难受。

我起身从衣柜里找了一身衣服,准备去洗物池泡着澡,再去好好的吃顿饭。

其实蛇胎能不能生下来,根本不用我去想啊。

阿熵似乎要等蛇胎出世,才能借蛇棺破天禁,自然要想尽办法让我生下蛇胎的。

我这念头一生起,发现以前就是爱操心,其实我完全可以咸鱼啊!

去洗物池的路上,我越想越嗨。

如果脸皮厚,当滚当肉,无论什么来了,我都可以不管,反正阿熵不会让我死,会让我生下蛇胎,那我还努力个啥!

什么都交给阿熵帮我解决,不是正好!

或许是我想得太嗨了,所以当我到洗物池边,看着泡在里面的墨修时,还有点愣神。

他倒没有不穿衣服,也没有变成一条大黑蛇,穿着黑色的中衣,闭着眼如同浮尸一般的浮泡在水里。

当然也不只是他一个人,在洗物池边,风望舒估计是用风家的石剑,搞出了一张长石案。

上面摆满了各种草药,她跟捣药的玉兔一样,拿着一个玉钵正捣着。

见我抱着衣服进来,她脸色微紧。

却转眼看了看泡在洗物池里的墨修,将手里的药钵放下,这才朝我道:“蛇君伤得很重,除了泡澡之外,我配了药,涂抹的话,恢复得快一些。”

这话也不知道是解释呢,还是什么。

“风少主真贤惠!”我抱着衣服,朝风望舒笑了笑,耸了耸鼻子:“药挺香的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