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墨修对着我一吻,试出了术法后,我就知道他说的办法了。

我这个工具人,其实是很好用的。

毕竟这么多人用过,都各有成效。

只是现在,我躺在柔弱的草地上,神念所及,都是地母找到玩伴时的开心。

其实外面对于我而言,也没有什么。

我也不过是一具从蛇棺出来的躯壳,与我有关的人,都遭了灾,不出去,也挺好的。

唯一算有羁绊的,也就只有阿宝和阿贝了。

可如果我出去,他们或许还要经历更多的苦难。

这么一想的话,我干脆扭头看着墨修:“我也不想出去。”

人活着,有时真不知道为什么。

似乎就这样,日复一日,工作,吃饭,然后买房买车,生孩子,养孩子……

以前龙夫人和我说过一句话:人生如戏,其实并不是台上唱的戏,反倒更像现在年轻人打的游戏。一关关,一个个boss,捡宝箱……

我就和龙夫人说,不一样,游戏没通关,可以一次次的打,人生却没有重来。

当时说完后,我感觉自己觉悟好高,龙夫人听了肯定很高兴。

可龙夫人当时看着我的表情,很微妙,似乎欲言又止。

最后只得意味深长的道:“有时,人生也可以重来,但不一定是件好事。其实如果可以放弃,也挺好的。”

那个时候,我临近高考,以为她说的是没考好,可以复读的事情。

现在想来,龙夫人说的可能就是生命可以重来。

人生如果可以一次次重来,其实是好事,可如果每次重来,都死磕一件事情,就不是好事了。

墨修听我也不想出去,说不失望吧,倒也有点失望,毕竟我这也算拒绝他的求欢。

说高兴吧,也有点高兴,毕竟也算要跟他一直呆在这里面。

只是往我旁边凑了凑,抱卷双臂枕着头:“那你不出去,清水镇这些人都会死……呵。”

他说完,自己就笑了:“他们已经死了,可现在外面那些人,或许也只是早死晚死的区别。”

我轻轻眯着眼,不记得自己上次这么惬意的躺着,是什么时候了。

墨修或许和何寿学得太久了,又叹了口气,朝我絮叨道:“不过,外面的人,不会让我们不出去的。阿问他们救不了我们,你猜会是谁第一个来救我们?”

阿问重伤没有痊愈,风羲命不久矣,还要查风家内鬼的事情。

而且凭他们,或许能被拉进来,但不一定能出去,进来就等于送人头,肯定不会来。

别说我和墨修很重要,光是我肚子里的蛇胎,都是那些暗中布局的大佬必须要的。

但谁进来救我们,确实有点难猜。

墨修扭头看着我,沉声道:“阿熵?”

阿熵是我和墨修的共同点,而且与蛇胎之间有感应。

可我想着,还是摇了摇头。

不知道为什么,脑中总闪过那条本体蛇,还有几次突然出现在巴山的龙灵。

我不由的转眼看了看墨修,伸手抚了抚小腹。

蛇胎的化神而出,可小腹还是微微隆起的。

但我总感觉哪里有问题!

转眼看着墨修,他是道蛇影啊,执念是复活龙灵。

按理说,蛇影的执念是不会错的,就那条蛇死前,心底最直观的想法。

所以我一直不明白,墨修执念这个骗局是怎么来的。

“不猜?”墨修见我看着他,沉了沉眼,侧身往我凑了凑:“是想不到有谁来救你吗?”

“龙灵。”我沉眼看着墨修,沉声道:“我猜是龙灵。”

墨修愣了一下,微微嗤笑,翻身躺着:“你认为她会来救你?”

我看着粉色的天空,没有再应话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