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]

我从听到墨修追究这小区失职的事情,就明白墨修要做什么了。

可没想到,他融合残骨之后,居然还有这种言语上的威压。

这种术法我在何寿身上见过。

何寿每天关键的时候,语调就会从少年,变成老年,听上去很有智慧,会让人清醒。

可墨修这样的,却只是让人膜拜且心生惧意。

墨修声停,客厅里除了我和他坐着的沙发,以及风家送来的那些药,其他配置的家具,全部都崩坏,变成碎碎的残渣。

风望舒虽有那条披帛护体,可也摇摇欲坠,抬眼看上墨修时,再也没有原本那眼中含情的波光了。

而她身后的风升陵一口血吐出来后,似乎就再也站不起来。风望舒也顾不上跟墨修说话,连忙转手扶住风升陵。

就算被风望舒扶着,风升陵好像依旧站不住,却还是摆了摆手,示意他没事。

我眯眼看着这情况,看样子风望舒血脉上,比风升陵强盛一些,怪不得风望舒是少主。

“这里有风家送来的药,风少主可以给风长老先服用。”墨修一点手指,那些药就自动挪到了风望舒前面。

这相当于借花献佛,还有点嘲讽的意思。

风望舒脸带怒意,却还是扶着风升陵盘腿坐在地上,掏了药给他。

然后抬眼看着墨修,声音发哽的道:“那蛇君与何家主,意欲如何?”

她脸带冷笑,沉声道:“风城已经毁了,难道要绝了风家最后的人脉根基,两位才肯息怒吗?还是要让风家一对一的,给清水镇这些人赔命?”

墨修冷哼一声,还要说什么。

我趴在他怀里听了半天,看着风望舒脸上的屈辱。

干脆拍了拍墨修的胸口,慢慢坐直了身子,朝风望舒道:“风望舒,你知道这满清水镇的人,对我而言相当于什么吗?”

风望舒眯眼看着我,冷声道:“我知道,所以不敢妄自处置,这不是由何家主,自己处置吗?”

“难道何家主,杀了这些和你有过关联的人,然后还要迁怒于我们?”风望舒眼带嘲讽,冷声道:“以前,我一直以为何家主很明事理的,没想到也是这样迁怒的人。”

“以前明事理,是因为实力不够,不得不委曲求全啊。”我朝风望舒笑了笑。

沉声道:“清水镇这些人,当初是风长老亲手接出去的,答应会帮我照料好。可最终却造成这样的局面,我和蛇君亲手杀掉了这些人,造了无尽杀孽,可风家却还要藏着那些作恶的内鬼?这就是风少主的诚意吗?”

风望舒不想清理,无非就是涉事人员太多,一旦全部清理,会对风家实力造成很大的影响。

现在风城沦陷,风家没了家主,没了根据地,人员上再有多损失。

那个超然与玄门之上的风家,怕是真的会从神坛坠落下来。

可我也知道,墨修在这个时候“清理门户”是为了什么。

“现在外面一片混乱,何家主和蛇君,却要清理门户,再断我们风家根基,这是怪我们风家当初拆散两位吗?”风望舒直接就站了起来。

冷笑道:“何家主说以前没有实力,现在是见蛇君融合了残骨,已然有吞天之势,所以就要追究了吗?”

“对啊!”我沉眼看着风望舒,低笑道:“当初风家想和墨修联姻,难道靠的不就是实力吗?”

风望舒脸色瞬间惨白,张着嘴,低低的喘着气。

盯着我和墨修道:“你们是心意已决了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