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知道牛二所说的改变局面是什么,可他似乎自动将我们划在共同的阵营里。

这也算是好事吧,至少不用再忌惮潜世宗,能安心对付阿熵她们。

不过我心口依旧在痛,而且不是那种隐隐作痛,就好像一把刀插在里面没有拔出来。

墨修听牛二说完,朝他和风望舒点了点头,抱着我直接就走了。

这次虽然用的瞬移,可我在离开前看了一眼。

风城里面乌云密布,依旧不时有着一道道的闪电落下。

墨修转手抱着我,沉声道:“那些孢子粉汲取了龙灵体内的源生之毒。风城下面又是华胥之渊,也算是天禁之地,肯定不会让源生之毒这种东西没有依附、不受控制的情况下,留在华胥之渊的。”

也就是说,这些天雷,会一直将所有的源生之毒全部灭掉,才会消失。

连那道本体蛇的神识都没有撑这么久,源生之毒虽附在那些真菌上,而且很细,可居然比那条本体蛇的神识还难灭掉。

不过想想也是,龙灵和张含珠身体里的生机都这么厉害,却都被真菌寄生。

无论是身体还是神魂,似乎都扩散消失了。

这是谁也想不到的!

那孢子粉是潜生宗的人给张含珠的。

可源生之毒呢?

到底是哪来的?

阿娜一进入巴山,就被下了源生之毒,就算后来龙灵造了蛇棺离开。

射鱼谷家的谷见明,也在体内养着源生之毒,我一怀蛇胎,他们就对我下了毒。

我脑袋痛得厉害,想这么多,感觉更痛了。

等下次见到牛二,再问问他,或许就知道了。

墨修带我直接落到了洗物池边。

这次他没有往以前一样,直接抱着我掉进水里。

而是伸手点了点洗物池,似乎试了试温度,这才将我放在池边坐下来。

然后帮我将裹在头上的衣服,小心的扯开。

黑亮的眼中闪着什么,却没有说话,搂着我半靠在他怀里,慢慢帮我将衣服脱下来。

可长袍就要顺着脚滑落的时候,他目光扫过我脚踝,喉咙好像咕咕的响了响。

紧抿着嘴,没有再说话。

而是小心的将衣袍角撩开,然后再脱衣服的时候,就是直接将衣服扯开了。

我光着身子,半靠在墨修怀里,几次想朝前倾,就着水面照一下自己的头顶是什么情况。

墨修都将我轻轻搂了回来,小心的抱着我坐在铺着的黑袍上,然后引着洗物池的水,先缓慢的冲洗着脚踝上的伤口。

那地方被烛息鞭缠着拉转过,已经焦黑了。

至少一掌宽的地方,都被烧没了,我估摸着皮肉都被灼烧完了,只有骨头还留着,却和上下两处断面的伤口一样焦黑。

原本痛得都麻了,可微凉的水一冲洗,我痛得全身一个激灵。

墨修转过胳膊,半抱着我,轻轻的吸了口气,依旧没有说话。

只是引水的那只手,轻轻抚过我的眼睛,跟着我眼前好像就是无数的水波,什么都看不清了。

知道他这是不想让我看到自己的伤口,也感觉他引着的水好像又薄了一些,就好像一道清凉的风,一吹过伤口就消失了。

可越是看不见,感官就越明显。

墨修越是沉默,我就知道自己伤得很重,处境越艰难。

我伸手圈着墨修的腰,沉声道:“不看更难受。”

墨修胸膛好像僵了一下,跟着微微低垂了头,对着我额头亲了亲,然后慢慢亲过眼睛。

我再睁开眼的时候,眼前看东西已有很清晰了。

可入眼的,却是一滴水珠从墨修脸侧滑过。

他轻吸了口气,那滴水珠就消失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